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陪太子读书(二十一.二)  

2013-03-23 21:3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爱、友恭
  据说,古往今来的世界上,当今中国的官民比例是最高的,腐朽的明末、垂死的清末、反动的国民党也远远不及,至于万恶的资本主义,那更是想都不要想,我们伟大的祖国、幸福的人民,享受着最美好的仆人的服务。
  啊嚏!一个喷嚏,醒来了。原来我们勤劳辛苦的人民忍受着世界上古往今来最重的负担。中国的官员到底有多少?这当然是国家机密,可就再高还能有多高呢?我曾想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家庭有十个人,其中九个是劳动力,其余一个无论是未成年、有病还是老年,反正是只能吃不能干,那么这一家人养一个人是应该不费什么力气的,而我们的官民比例怎么也不会达到十分之一吧!
  这么想总是就错了,现在的官员们已经远远不是一个人吃饱喝足这么简单的事了。
  普通劳动者对生活的要求远远不会有那些只知索取而不会劳作的官僚们高。一个官的消费恐怕五个民也不及。这样算来就不是十个养一个,而是两个养一个了。
  中国百姓还是很看得开的,就算两个养一个,那么我收一斤粮,总会有六七两归自己吧。中国古代税赋一般是三十税一至十税一之间,这一斤粮自己留下六七两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三税一了。就是这样,百姓还是可以忍受的。
  且慢,别太乐观了,你以为当官的只是一个人?他有家,有父母、有妻妾、有子女。父母可以不孝,妻妾可以不爱,可子女却是自己革命的接班人,为了培养接班人,那是花多少钱都应该的。
  虽说,当今的官员多为世袭,可真的有一些不成材的,无论父母给铺了多少路,就是不适合当官。没有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亲儿子呢,不当官,就让他发财吧。怎么发?有了老子当官做靠山,发财还不象抢钱一样简单。错了,比抢钱简单,抢钱犯法,官子官孙们赚钱合法。说了半天,到底怎么赚钱?细说起来很麻烦,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但要简单说来,就是把本应属于百姓的利益通过强权,合法地抢劫过去,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财产。
  官爹对儿子的爱是无穷的,官儿对财产的欲望是无尽的,百姓财富创造能力是有限的。无尚的权力支持无穷个体户对有限的财富进行掠夺。这时,处于社会最底屋的百姓会过一种什么样的日子呢?百姓会有怎么样的选择呢?
  在唐天宝年间发生一起重大的叛乱:安史之乱。安禄山手下一员重要的将领叫田承嗣。后来,安禄山父子、史思明父子相继败亡了,田承嗣选择了向政府投降,投降了的田承嗣实际上仍是一割据军阀,他所统辖的七个州基本上都是先武力占领,然后逼着中央政府承认。唐政府也无力征服田承嗣。就这样,田承嗣一直游离于中央政府实际统治之外。
  田承嗣寿终正寝了,(这个寿终正寝还真不是随便说的,象田承嗣这种人在当时能够做到这四个字的不容易,也不多)继任者田悦、田绪、田季安基本上是采取与中央对抗的路线,中央也毫无办法。这种情况直到一个叫田兴的继承者出现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田兴(后朝庭赐名为田弘正,大概是弘扬正气的意思吧)坚决拥护中央领导,服从中央管理。中央也对田弘正这种顾大局识大体,维护祖国统一和中央权威的做法大加赞扬和鼓励。田弘正身上有实无实的职务称号一大堆。
  田弘正是当时实力最大,地盘最广的一个蕃镇,他的做法还是颇具表率作用的,加之当时皇帝宪宗也是一个颇有做为的皇帝,一时之间天下局势大好。
  就在这时,田弘正不经意间犯了个小错,这个小错在当时来说,其实算不上错,甚至可以算是一种美德。田弘正对兄弟们太好了,凡是兄弟们的要求他都会满足。《旧唐书》:“弘正孝友慈惠,骨肉之恩甚厚。兄弟子侄在两都者数十人,竟为崇饰,日费约二十万,魏、镇州之财皆辇属于道。河北将卒心不平之,竟以致乱。”“弘正家属、参佐、将吏等三百余口并遇害。”
  可不慎哉!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