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陪太子读书(十六)  

2012-11-15 23:4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广难封

  韩安国,字长孺...事梁孝王,为中大夫。安国抵罪,蒙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甲曰:“然即溺之。”居无几,梁内史缺,汉使使者拜安国为梁内史,起徒中为二千石,田甲亡。安国曰:“甲不就官,我灭而宗。”甲肉袒谢,安国笑曰:“公等足与治乎!”卒善遇之。《汉书.韩安国传》

  人上书(周)勃欲反,下迁尉,逮捕勃治之。勃恐,不知置词。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与狱吏...勃既出,曰:“吾尝将百万军,安知狱吏之贵也!”《汉书.周勃传》

  韩信,淮阴人也,家贫无行...淮阴少年侮信曰:“虽长大,好带刀剑,怯耳。”众辱信曰:“能死,刺我,不能,出胯下。”于是信孰视,俯出胯下。一市皆笑,以为怯...高祖徙信为楚王,信至国,召辱己少年出胯下者,以为中尉,告诸将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宁不能死?死之无名,故忍而就此。”《汉书.韩信传》

  吏当广亡失多,为虏生得,当斩,赎为庶人...尝夜从一骑出,从人田间饮。还至亭,霸陵尉醉,呵止之,广骑曰:“故李将军。”尉曰:“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故也?”...上乃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广请霸陵尉与俱,至军而斩之,上书自陈谢罪,上报曰:“...夫报忿出害,捐残去杀,腾之所图将军也;若乃免冠徒跣,稽颡请罪,岂腾之指哉!”...广与望气王朔语云:“自汉击匈奴,广未尝不在其中而诸亡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以军功为侯者数十人,广不为后人,然终无尺寸功以得封邑者,何也?吾岂相不当侯邪?”朔曰:“将军自念,岂尝有恨者乎?”广曰:“吾为陇西守,羌尝反,吾诱降者八百余人,诈而同日杀之,至今独恨耳。”朔曰:“祸莫大于杀已降,此乃将军所以不得侯者也。”《汉书.李广传》

  四人当中,李广的结局并不算最惨的,其中功劳最大、地位最高的当数韩信。刘邦的天下三分有其二为韩信所取,爵位也封到了王。最后浇得个钟室惨死,夷三族,就连最想看到他死的刘邦也是“且喜且怜之”实在是可怜。

  李广的功劳当做没有韩信大,地位更没有韩信高,至于爵位那更是一个零。功劳地位固然很重要,但跟爵们比起来,那是不可同日而语。在当时,一个人做了再大的官,各了再多的钱,用今天的话说,那都是浮云,最多也是荣及自身而已。一旦获得了爵们,那是要有封地的,可建社稷,可传子孙。

  评价下下四个人对人身侮辱的态度。

  韩安国可能是四个人中名气最小的一个了,其处理问题的方式却可能是最合适的一个,“公等足与治乎!”跟你一般见识没地失了我的身份,善遇之平空抬高了自己的名声,长者之名算是落下了。

  周勃在后世的名气就仅比韩安国高一点,但其功劳却是仅次于韩信的一个,远非李广辈可比。他对辱己者的做法没做最终交待,但在受辱过程中经金钱买通的做法却是最有效,最实在的了。当周勃出狱后,做法应该比韩安国更简单,只是叹了一句“安知狱吏之贵”。见过大风大浪,有过大起大落的周勃应该更不屑于与狱吏一般见识了。

  韩信应该是四人当中处理问题最差的一个了。也许您会跟我的意见完全相反,认为韩信以德报怨的大丈夫、大英雄气魄是其中做得最好、最得体一个。其实不然,象韩信的做法放在别人的身上都没有问题,只有韩信做出来问题就大了。本来刘邦对韩信就充满了疑忌。原来吧,刘邦对韩信所忌的只是其军事才能,现在韩信善待仇人,不禁让他想起了当年张良劝自己先封仇人雍齿以收买人心稳定天下的事来。收买人心,稳定天下,让皇帝来做那是没有丝毫问题,可是让一个军事实力超群,又有着大片领土的诸侯王来做,刘邦的小心肝还不被吓得“噗通”、“噗通”的,韩信,你的死期不远了。

  上述三人只不过是个陪衬,今天的主人公是李广。

  李广做为一个罪人,且是一个犯有死罪的人,仅仅是用钱买了一条命的待死之辈。这样的人最好的做法就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静坐常思己过,等待皇帝他老人家哪天想起你来,给你个一官半职,再凭借着自己的真本事,一刀一枪、扎扎实实地立下一些战功,捕得个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其实他的祖宗还真不需要李广来光耀,秦悍将李信的威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那有多好。可他却偏偏还带着随从到外面找人喝酒,喝点酒还则罢了,还要违反宵禁规定;违反宵禁规定还则罢了,还要去闯关;闯关还则罢了,还要报出什么样前将军的名号。所有的错误全都是李广犯的,可他不知悔改自己的过错,却记恨上了秉公执法的“公安局长”。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李广重新被起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当年不给自己面子的霸陵尉。杀完了人还假模假样地向皇帝请罪。要知道,在景帝一朝可不象后来武帝朝,能打仗的将领多了去了,李广这样的就已经是军中翘楚了。现在皇帝要用李广的军事才能,对李广的过恶只好忍了。

  忍了并不等于心中不记恨。

  景帝老爹在监死的时候告诉他,事有缓急,周亚夫可用;景帝临死的时候会不会告诉儿子,李广为人“譬如养鹰,饥则为用,饱则飏去”呢?

  至于李广晚年,看着身边一个个功劳没自己多、本事没自己高、资历没自己久的人纷纷地封了侯,自己心中那个郁闷啊,为什么?难道自己天生就没有封侯的命吗?可这话向谁倾诉啊,向上级领导说,没准还落个“怨望”的罪句;跟平级下级说,丢不起那个人。跟算命先生说吧,算命先生真是一个可人儿:你别问我了,自己找原因吧。

  李广找啊找啊,终于找到了一件自己做过的丧天理、没人性的事,杀降,一次就杀了八百余人。算命先生水平也不怎么地,立即就附和了李广的猜测:祸莫天于杀降,此乃将军所以不得封侯者也。这也说得太轻描淡写了吧,杀了八百降兵,只用一个“不得侯”就报应了?算命的,告诉你,当李广杀一个公正执法者的时候“李广难封”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李广也许早就忘了,但皇帝不会忘,天也不会忘。

  那李广杀降八百用什么来报应呢?当李广横刀自尽的时候,或许他会想起那八百降卒;当李广的孙子李陵兵败降匈奴而被夷三族的时候,李广的灵魂才会明白:报应这才算真的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