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那月那些事(二十三)  

2011-10-21 22: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捡钱包

  好久没有写点什么了,对这个栏目都有些默生了,今天之所以又起来,是因为对我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生日。在生日这一天,总会回首一下自己过去的几十年的时光。想起来,真的很平淡,就在这平淡中,总想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幸运的事情等着自己。未来的幸运很渺茫,那回想一下走过的四十余年的时光有没有什么幸运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想啊想,终于还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似乎有那么一点的幸运,虽然结局不是太美满。我曾经捡到过钱包。

  那时我还很小,天空还很蓝,家门前的小河还很充盈。

  一个夏天的晚上,天已经黑了下来。在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甚至没有电灯的日子里,父母亲已经催促我们睡觉了。我和弟弟拿起家里为数不多的家用电器——手电筒去河里洗脚。在很黑的环境下,手电筒那并不很这亮的光线却显得分外地光明,光线所及之处那是一片的通明。这在这光明里,我和弟弟几乎同时地看到了一个让我们欣喜若狂的东西:一个钱包。我俩抢着打开了钱包,啊!厚厚的一叠钱,都是大票,有一毛的,有两毛的,还有两张五毛的。剩下还有几张粮票、布票等让我们不是特别感兴趣的东西。

  这时,在我的脑海里马上展现出了(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王杰、杨子荣等英雄形象,当然了,这些都是扯蛋,都是为了写作文时用的题材)面包、饼干还有小皮球等我梦昧以求的食品、玩具的形象。这些钱会买到好多好多我日常想买而没钱买的东西了,最关键的是,这些钱该归我和弟弟所有,不是父母的,也不是哥哥姐姐的,是我和弟弟的。我和弟弟有钱,小伙伴们没有,我的哥哥姐姐也没有。我和弟弟能买的东西别人没有钱卖,哪怕是比我大一些的哥哥姐姐,我们买回来的东西我们有权支配,我们想给谁就给谁。这里,父母也不能剥夺我们分配的权力。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和弟弟更幸福的人吗?

  脚是谁也顾不上洗了,我和弟弟拿起钱包向家里飞去。一边飞着一边喊着:“这是我的鸿福!”这句话绝对是原话,毫无修改加工的成分,我记得太清楚了。并记得我和弟弟喊着完全一样的话,我和弟弟没想到这钱应该怎么分,只是争捡到钱是因为谁的福气。  用一句时髦的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妈妈的一句话就让我兄弟两个还没买到手的小皮球完全泄了气:“这个钱包得还回去。”我和弟弟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凭什么?“这个钱包是XXX的媳妇的妹妹的,今天只有她来我们家门前和我唠了半天的嗑。再说了,一般人谁的兜里会揣钱包啊?她是到好姐姐家来做客的,当然会带点钱了。”她的钱包为什么就一定要还啊?话在我的心里还没说出来,妈妈马上就解释了:“你要是花了她的钱会招雷击的,知道吗,她家很穷,她在家里又很受气,她要是把钱包弄丢了,她‘当家的’(老公)会打死她的。”

  说真话,即使到这时,我的道德仍然没有占欲望的上风,但是招雷击这件还是很害怕的。就这样对钱包的实际占有欲望仍然要比招雷击这件虚无的恐怖强得多。最最关键的是,对钱包的处置权我们已经完全丧失了。

  曾经有一个很大的钱包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占有,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老天可以再给我一个 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会跟那个钱包说三个字——“我要你”如果非要在这钱包里加个数额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元。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