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高墙内外(外五)  

2011-12-29 22:5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腐败

  什么是腐败?其实,腐败就是利用公权利占有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财物。自从人类社会有了私有财产以后,人们的贪心就从来不曾消除过,人类只要有了贪心,那么就会千方百计地占有一切可以占有的财物,无论这个财物是否应该属于自己所有。这种占有有无数的方式,最简单的就象动物一样,当一只食肉动物获取了猎物以后,会有身边的其它食肉动物捕过来抢夺。人类社会毫无二致,强盗就属于这一类,强盗当然也象动物一样,属于不当得利中最原始,最粗暴的一群人了。稍微高级一些就象偷盗了,趁人不注意,把你的财物从别人的手中转移到自己的手中。这类人的占有已经有了一定的技术含量了,这两类人的比较冯晓刚给了一定义:我最恨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还有一种最高级、最文明也最省力,那就是利用权利来侵占别人的财物了。这种侵占就叫腐败。

  从人类分出等级的那一天,腐败就如影随形地跟在人类社会的身后。人类跟腐败做不泄的斗争,腐败也以各种形式与人类做着躲猫猫的游戏。

  农民出身的皇帝朱元璋从登上权利顶峰的那一天起,就深深地知道,腐败是一个王朝灭亡的最大动力。于是,平民皇帝朱元璋采取了最为严酷的腐措施。一个官员不论你的级别有多高,你只要贪了超过五十两白银,你面监的就是掉脑袋的刑罚。这里所说的掉脑袋是一种广义的死刑称呼,死有多种多样,最为惊心动魄的一种死法叫做剥皮暄草。具体做法就不说了,太血腥了,也说不太清楚,毕竟我也没有亲眼见过。不过,您还别以为这只是起警戒作用的极少使用的一种刑罚,不论大小衙门口都有一个专用房——皮厂庙,就是专门用来剥人皮用的,这还真不是摆设,是常用的。如此严酷的刑罚,大明王朝的腐败该绝迹了吧,这还真不乐观,哪怕朱元璋在世,这个腐败就从来未曾绝迹。

  难道人真的就不怕死吗?当然不是,人怎么会为了那区区的几十两银子就冒着被剥皮的风险去贪腐呢?这个时候,真正地痛恨腐败的恐怕只有朱元璋一个人吧。朱元璋之所以痛恨腐败,一方面是他亲身经历了腐败给他带来的切肤之痛,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为了自家的江山考虑。贪腐享受的是官员,而危害的却是朱家的江山。朱元璋一个人治贪,危害的是千千万万官司员的利益。朱元璋一个人的精力怎么能够管得住天下的官员呢?于是,因贪腐而受到惩罚的永远是极少数,也就无怪乎如此严酷的刑罚仍然治不了贪腐。清醒的朱元璋深知贪腐的危害,但是,他没有能够找到一种根除的方法,也不可能找得到。而恰恰就是这贪腐,最终要了大明王朝的命。

  六百年过去了,又一个农民出身的人打出了一片天下,这个农民是一个伟人。当然了,能够打下江山的又有哪一个不是伟人呢?伟人比朱元璋更清醒,当他还没夺取江山的时候就已经筹划坐江山了。于是,他组织了他的信徒们学习一篇叫《甲申三百年祭》的文章,想从中找出根治腐败的一劳永逸的措施。当他真的坐江山了,他也真的对腐败毫不留情地打击。不论你有什么功劳,杀起来毫不手软。似乎也真的镇住了这个几千年的顽疾,民间虽然很穷,却真的很清静。

  伟人死了,不出十年,贪腐这个顽疾又回来了,而它的归来其势之凶,其形之恶真是千年未见。当今之天下,贪腐之势创有史以来所未见,会不会有来者不清楚,但有一点绝对清楚:前无古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贪腐进化了,还是人类退化了?

  制度使然。

  腐败从何而来?失去监督的权力。集权与专制必然产生腐败,这个道理朱皇帝未必懂得,但伟人一定懂。伟人懂了为什么不从根本上消除呢?要知道,以伟人当年的权势几乎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可他为什么不做呢?这其中有一个悖论:伟人之所以有无所不能的权势,其来源就在于集权与专制。而消除腐败的根本方法恰恰就是要消灭集权与专制。如此,这腐败又怎么能从制度上消灭呢?那为什么今天的腐败创了几千年的顶峰呢?难道今天的集权与专制程度还要比当年的帝制还高吗?这到不一定,只能说是不相上下吧。起码今天的天下已经不完全是世袭了,这总比帝制要有了一些进步。而这腐败的登峰造极恰恰就是非世袭所造成的。世袭天下做为天下的拥有者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他要为了天下能够顺利地传承,总要把国计民生做一番打理。而今天,专制没有什么改变,而天下却只能拥有一时,拥有天下的那一刻自然无所不有,可是,总有一天自己会失去这一切,那还不趁自己拥有的时候,把天下所能划归个人部份先占有了还等何时?

  身不正何以正人?腐败已经成了权利拥有者的共识,天下事尚可为否?

  有一处著名的风景区,在那风景区里有一处开放的景占——太子楼。太子没能顺利继位,在出逃时摔死在了异国,于是,太子楼就做为前太子的罪证而开放了供游人欣赏。参观过太子楼我想一个问题:太子在全国范围内只有这一处别墅吗?全国只有太子有别墅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我懵懂中似乎找到当今天下腐败的起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