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高墙内外(十八)  

2011-12-27 00:0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人

  没人能想到,老实了一辈子,受了一辈子气的王祥会杀人,尤其是在他即将苦去甘来的时候。

  王祥是一个外来户,做为上门女婿来到了这个屯子里来的。高家没有儿子,三个大女儿都出嫁了,剩下这个四女儿不能再嫁了,再嫁出去,高元老夫妻就没人养老了,王祥就这样做为上门女婿来到了高有。能够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肯定就是在家里娶媳妇有些困难的人了。王祥家兄弟三人,父母拚了老命给两个哥哥娶了媳妇,再也没能力给老三娶媳妇了。有人给王祥的父母一说高元家的事,老夫妻喜出望外,反正自己也没能力了,给人家上门就上门吧,自己家里还有两个儿子。

  王祥上了高家的门,生了儿子不能姓王,可是,高氏宗族的人却又不很认可这个非原装的高氏子孙。就象葛优说的:宝马车配了个奔驰的标,宝马车不管换,奔驰车又换不了。当高元活着的时候,王祥还勉强混着日子,等到高元死后,王祥的苦日子就来了。高元家的这个屯子叫高家庄,村民以高氏家族为主,偶有几个外姓家族那也是在这里住了多少代人了,虽然进入不了高家庄的主流社会,保持一点低调到也受不到非常的排挤。王祥就不同了,做为赘婿本来就被人看不起,再有王祥那三个本来不该姓高的儿子姓了高,这不是弄乱了高氏血脉吗?

  王祥的邻居也姓高,叫高非,与高元那是正宗的本家,不过出了五服。论起辈份应该是与高元一辈的,王元要喊一声叔的,年纪却比王祥还小上几岁。就是这个高非,当高元死了以后,就开始处处与王祥为难了。本来两家的院墙已经砌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中间的那条水沟也流淌了不知多少年。可突然有一天,高非找到王祥,告诉王祥,你家的水沟占据了我家的地方,你必须要把院墙向内移过三尺。一向低调且从与人无争的王祥知道这高非现在就是没事找事欺负人罢,可王祥知道,这事是讲不了理的,整个高家庄没有一个人会为自己说句公道话,哪怕这个人是高元的近枝近份。一条水沟三尺之地,为这点事要是在平常王祥也就认了,可这一次不仅仅是三尺地的问题了。让出三尺地,整个一堵墙就要拆了重砌。拆墙、砌墙也就算了,可这墙往里挪上三尺,就要挪到王祥家的房子山墙以内,挡了他家的窗子了。

  王祥买了烟酒来到高非家,不跟高非讲道理,只求高非放自己一马,不要挪墙了,高非自是不同意。王祥要用别的地来换这本属于自己家的地,高非还是不同意。高非当然不同意了,高非当初让王祥挪墙也不是贪这三尺之地,只是自己看王祥不顺眼,找他的麻烦罢了。王祥自己说不通,就找几个与岳父血脉较近的本家来说和。这些个本家虽然也不太亲近这个外姓人,还是看在了死去的高无以及高家四闺女的面子上去找高非说和了。烟钱、酒钱、宴席钱没少花,却是一无用途,几番说和的结果是,王祥把院墙向内挪用三尺。至于是不是挡了你王祥家的窗,那是你王祥自己的事。

  一堵新墙把自己的房子砌到了院外一大截,这所房子成了远近的一大奇观,也成了王祥的一大耻辱。习惯于忍耐的王祥忍了,企求高非日后不再找自己的麻烦。可初战告捷的高非哪会就此罢手,过了一段时间,又说王祥家的院前墙占了路,影响了自己的通行。要知道,王祥家的院墙与高非家的院墙是在一条线上的,高非的院墙不占路怎么自己的院墙就占了路呢?道理是不需要讲的,高非说占了你就占了,你占了路就要拆了重砌。高非说占了三尺,王祥把墙向内移了五尺。

  移了五尺的院墙留下了一块空地,这块空地成了高非的专用场地。开始的时候高非在这里种上了菜,在王祥家的墙外种上了菜,王祥还要负责看住自己的猪和鸡不要吃了高非的菜。看住了自家的猪和鸡不说,还要看住别人家的猪和鸡,包括高非家的。要是菜被禽畜吃了,谁能说清是不是王祥家的,毕竟离王祥家近啊!

  王祥忍了,可是,高非不仅在这里种菜,他还反猪粪堆到了王祥的门口。王祥能忍,王祥那三个姓高的儿子忍不下去了。

  在王祥的忍耐中,三个儿子长大了,大儿子今年二十了,最小的也十六了。王祥的大儿终于爆发了,一次争吵中,大儿子放出了狠话:“你不让我过日子,我让你没日子过!”高非什么时候听过这样的话啊:“小杂种,你敢这么跟爷爷说话!”要是高非自称爷爷也就罢了,毕竟算起来你还真可称这三个孩子的爷爷,可一句“杂种”让三个孩子再也忍不下去了。眼看一场血战就不可避免,一生就没抬起头做人的王祥猛然间爆发了,大红着眼睛大喝一声:“住口,都给我回家!”老实人的喊声更有震憾力,不仅三个儿子停了下来,就连高非似乎也被震住了。一触及发的血战就这样停止了。

  儿子大了,受欺负的日子就要过去了。可王祥知道,一贯地跋扈贯了的高非不会就些罢手,而自己那三个长大了的儿子也不定哪天真的会让高非“没有日子过”。这事不行,不能把这场祸事留给儿子,要自己解决了。

  当天晚上,高非家被灭门了,老幼三代七口人竟无一活口。做这件事情的就是那个受了高非一辈子闲气的窝囊废王祥。

  王祥理所应当地被处以极刑,当三个儿子跪在王祥跟前时,王祥只说了一句:“回去吧,以后不用姓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