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高墙内外(十七)  

2011-12-24 02:2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力抗法

  “当兵为什么?”

  “把我的青春献给党,保卫我的祖国母亲!”高卫国吭声回答道,当兵保卫祖国,这几乎是标准答案了,高卫国能在祖国前加上一个祖母的修饰语,并且能够在提一下青春和党的关系,这就是近乎完美人回答了。

  纯朴的高卫国走进了兵营,如果说,大多数人把这份回答作为一个口号的话,那高卫国就是发自内心的了。高卫国的爷爷曾经是加过国内战争与朝鲜战争的老兵,不过,很不幸的是把生命和身躯都留在了朝鲜。高卫国的父亲也当过兵,复员后又回到了农村务农。在父亲的从军生崖里有一个遗憾,就是当了一回兵,竟然没有上过战场。几代人的军人血液流淌到高为国的身体里,他把参军卫国当成了自己祟高的人生理想。

  走进了军营,高卫国发现这个军营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军队的纪律松松跨跨,军队的训练若有若无。在高卫国的心目中,军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不管别人怎么样,高卫国决心在军队里干出个样子。部队的纪律虽然不是很严格,但高卫国不按连队的要求做,他按的是贴在部队墙上的纪律来要求自己;部队的训练可有可无,他把每一次训练按墙上的规范来做。高卫国在连队里很另类,但是他是那种出色的另类。

  不知道算是有幸还是不幸,中国已经有几十年没有战争了,更是六十来年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了。做为一个和平年代出色的士兵,他的结局与普通士兵没什么两样,当了三年兵一样地复员了。所不同的是,高卫国离开部队时带走了好几块奖牌:那是高卫国代表连队参加团里比赛时获得的。高卫国的复员到让连长感到了几分惋惜,这样的士兵实在是太难得了。

  回到了农村的高卫国自己在部队练就的一身本事却毫无用武之地,而农村的生活条件与他离开时相比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不如当年。在农村是没有什么发展的了,于是,高卫国想离开农村到城里闯荡一番。到哪里去?既然是离开农村,何不把自己的起点设的高一些,县城?市里?省里?干脆去就去首都,到北京去,大城市的机会总是要多一些。

  到了北京高卫国发现,自己的选择实在不怎么样。首都确实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不过这个大都市里似乎没有给自己准备什么机会。工作并不比小县城好找,却比县城里所需的费用多的太多了。吃的用的到也好将就,就是住的实在在太过于离普了,在县城里能租一套好楼房的钱在这里只能摆一张麻的鸽子窝。鸽子窝就鸽子窝吧,先住下再说。干什么好呢?

  象一个大工地的北京并不缺少就业机会,去工地当苦力的工作有的是,高卫国并不怕出力,可是,当苦力实在赚不到多少钱,且就是这点血汗钱也很难能拿到手。拚死拚活干一年,到年终结算时,包工头不见了踪影的事屡见不鲜,为了拿到工钱跳楼的有,自残的有,被老板打死打残的也不少。高卫国不想干这样极端的事,他毕竟是被党、被军队教育了多年的军人,哪怕是曾经的军人也是军人。他要自己给自己当老板,买了一台破人力三轮车卖起了水果。于是,优秀军人高卫国成了北京的一个流动摊贩。

  当一个小摊贩也不错,赚的钱不比工地小工少,赚一分就能拿到一分,比工地小工轻松。高卫国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在大城市北京自己的位置了。不过,只卖了两天,高卫国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原来,小贩是有天敌的,他们的天敌就是一种令人闻之而变色的叫城管的东西。城管一来而天地惊,小贩们一听城管来了,跑起来的速度那是让优秀士兵高卫国都有些吃惊的。试想当年,如果让城管来负责新兵训练,那绝对练出来的都是超过自己的优秀士兵啊。小贩们忽地一声无影无踪,做为一个军人把这样地逃跑看成了耻辱,难道城管要比带枪的敌人还要可怕吗?就是碰上了全幅武装的敌人也不能不经抵抗就逃跑啊,高卫国选择了坚守。

  闪电般赶来的城管们看到没有逃跑的高卫国很是惊异,怎么还有不怕城管的摊贩吗?当他们离近了高卫国才发现,原来这是个菜鸟。

  “这晨不许摆摊,你不知道吗?”

  “我是刚来的,不知道。哪里让摆摊啊?我现在就走!”

  走?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你有工商许可证吗?没有?那哪里也不让你摆摊!念在你是初犯,你可以走了,车得留下,没收了。”没收?这可是自己全部的身家啊!没了这台车自己可是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城管才不管你吃不吃饭呢,人家是执法者,执法者讲究的就是消灭人情味。有了人情味还怎么执法啊,真正的执法者不但不能有人情味,连人味都不应该有。车是没能让你们没收的,车没收了我连饭都吃不上了;车是一定要没收的,你吃不吃饭跟我们没关系。

  你拉我就拽,你拽我就拉。两边玩起了小孩子扯大锯拉大锯的游戏了,可是,城管可不是小孩子,他们没心情跟你玩扯大锯的游戏。“这小子敢暴力抗法,抓了他!”一个头目样子的人发话了,于是,一群娄罗样的人抓人的抓人,砸车的砸车。砸车的人进行得很顺利,抓人的就差多了,四五个人竟然摁不住一个摆摊的。头目怒了,自从自己干上这一行以来还没遇上过这么横的小贩呢?拿起手中的大棒从身后对准高卫国的首级就是一大棒。好在高卫国的头够硬,没有被开瓢。就这样,高卫国也被打得摔在了自己的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的车上了。

  你们还真他妈的狠,不仅要我的车,还要我的命啊!高卫国的手碰到了一样东西,且被这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高卫国低头一看,是一把水果刀。

  被砸烂的车!被打破的头!流血的手!刺破手的刀!

  军人的血性战胜了军人的理智。高卫国,连自己生路都卫不了还卫什么国?看到那个眼睛里闪烁着饿狼一样光芒和打向自己头部的大棒,高卫国抓起了的刀,送进了那个头目的胸膛。

  穷凶极恶的高卫国杀死了无辜的国家公务人员,曾经的优秀士兵高卫国沦为了罪大恶极的罪犯。代表公平和正义的公检法的国家机器怒了:高卫国不杀不足以来官愤;代表国家安全与稳定的人民军队悲了:我们的退伍士兵还有活路吗?

  两部强大的国家机器都让了步:高卫国的死刑是必须地,但可以缓期执行。

  后来者听清了:杀城管以及一切危害国家工作人员的行为,不论你有何种理由与原因,若没有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关做后盾,缓期执行是不可能的,决不待时!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