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渔不离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资不高,水平不高,血压也不高。 业绩不突出,工作不突出,腰间盘也不突出。 相貌平常,身材平常,什么都平常。

网易考拉推荐

高墙内外(十五)  

2011-12-20 23:5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罪  

  任子图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心情那是极度地郁闷。要说做为一个农村人,能够考上大学的毕竟是少数,就是能够读到高中的也没有几个啊。关键是,任子图读了高中,而读了高中却没能够上大学就让他有些高不成低不就了。一样的农村青年,要么在家务农,要么外出打工,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论怎样,活下去还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可对任子图来说就有些为难了,当自己高中毕业已经二十多岁了,别的农村青年到了二十岁早已是一个成熟的庄稼汉了,可是,任子图什么也不会。有仅农活不会,就连干家活的力气也没有。任子图没有干活的力气并不是说他是一个虚弱的书生,相反任子图的身体非常强健,在学校不论是体育活动还是打架,他都是非常地突出的,可是,这种体魄对干农村体力活却是毫无用处。

  好在现在有好多农村青年离开了农村去一些开放城市打工了,去城市打工好象收入要比在农村做农活还强一些。任子图打点行装去祖国东南的一个城市里闯荡了。

  本来,任子图踏上行程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不期盼着能够象政府官员或是大公司里高级职员那样做着体面而又风光的职业,哪怕是去一个小工厂做一个操作工人也满足了。可是一到这个开放的城市自己就傻了,原来自己最低的期盼要想实现也是那样地艰难,充斥着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是象他一样的求职的农村青年。而这些农村青年的要求比他还低,只要能有一份活干,能够赚一点钱养家,什么工作都可以。而这些青年还有比他强的一点就是,他们有的是劳动的体力,自己比别的求职人所多出的那一点可怜的书本知识却是一钱不值。

  没办法了,任子图也只好放弃一切标准来求职了。无论是建筑工地的小工,还是商场监时雇用的搬运工,只要是能给钱,只要是能混一口饭吃,他什么都做,甚至是什么都抢着做。事情坏就坏在什么都需要抢着做,只要一抢就有争执,只要一争执就不免要打架。还好,任子图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也没有能力去竞争什么力工了。打架任子图不怕,打起架来也是胜多负少。可有的时候,尽管任子图很能打,别人却不跟他单打独斗,好汉难敌四手,更何况有时还有仅仅是四手,这时的任子图只好落荒而逃了。这样打不是办法,得想办法组织一个队伍,那就不怕别人跟他群殴了。以后,任子图再打架时,如果遇上单挑的要打就给他打服了,打服了就逼着他跟着自己,做自己的小弟。

  当任子图的小弟发展到五个以后,他再也不收了,即使有人投奔也不收,实在遇到让他心动的,就把原来队伍中的自己看不上眼的淘汰了再补充,他一直没让自己的小弟超过五个人。过了不久,任子图的小团队就在这零工市场出名了,他们不是人最多的,却是最有战斗力的一伙人。兄弟们有时不理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扩大队伍,闯出更大的名头,做更大的事呢?任子图跟他们说的只有一句话:“还不到时候,什么时候到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们。”兄弟们不理解但服从,服从就好办,跟着任子图干就是了。渐渐地,兄弟们对大哥的决定不仅理解了,已经到了盲从的地步了。

  到时候了,任子图把五个兄弟招集到一起告诉大家:“现在可以扩军了!但是,我自己不会再招一个人了,你们每个人可以招十个人,招来的人都是你们的小弟。你们的小弟我不会象他们发号施令,他们只听你们一个人的如呼。招什么样的人你们自己掌握,只要记得你们是怎么样跟我的归着做就行了。”每人十个小弟招全了,任子图暗中考察一年有余,终于放心了。

  任子图大展鸿图,他早已经放弃了苦力市场的争夺了。从收保护费的初级阶段做起,到自己经营商业、建筑业、加工业,干一行赚一行。遇到有不服的、有阻碍的打服了、搬开了,遇到有官场上的阻力就更好办了,花钱买通就是了。

  任子图在经营他的商业帝国路上一帆风顺,无往不利,他已经成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而那些见不得人的低级手段也早已弃之不用了。当然,一些高级的不宜于见光的手段还是层出不穷的。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任子图已经是身家十数亿的大享了。

  一个人的出现让任子图的帝国出现了拐点。这个人是一个衙内,他非常地欣赏任子图的企业,更欣赏任子图的能力,他要跟任子图合作。任子图对衙内的出现有几分无奈,他知道,这样的人不合作那是麻烦不断,合作了,自己是很难获得公平的条件。没办法,吃亏就吃亏吧,谁让自己的父母是一介平民呢?恨爹不成钢已经来不及了,保平安的办法就是割肉饲虎,只要不是以身饲虎就认了。衙内是一个宽厚的人,他没想一下子吃掉任子图。任子图在自己的集团内占有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衙内只想买进任子图七成中的三成,仍然让他做第一大股东。衙内也出了一个很高的价格:五千万,这是衙内的底线。

  五千万,要买断十几亿财产公司的三成股权,任子图问了一句:“您是不是少写了一个0啊!”衙内很轻松地笑了一笑:“您可真会开玩笑!”合作就这样谈崩了,衙内监走时对任子图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来找我,一个月内我合作的大门向你敞开着。”

  一个月内任子图没想通。

  第二个月的第三天,任子图被警察带走了。

  第三个月任子图的集团经营陷入了混乱。

  第四个月,任子图被判刑十年,他当年那些滥事全被掀了出来。

  第五个月,任子图的集团被衙内收购了,收购的股权占了整个集团的八成,衙内出资四千五百万。

  第六个月,任子图的集团,错了,是衙内的集团起死回生。

  第七个月,任子图在监狱内做了一个噩梦,心脏病发做吓死了。

  第二年,任子图的集团,又错了,衙内的集团市值评估二十亿。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